欢迎来到环江纪检监察网!
首页 > 先锋模范 > 正文

记北川县原副县长兰辉:公仆情怀守护羌山湔水
2013-10-10 20:44:50   来源:广西纪检监察网   


  

  有一个儿子,母亲去世3天他才知晓,与父亲同住一个小区却一个月一次也见不上;

  有一个丈夫,家里事情他全都照顾不上,妻子的就业问题,他有能力帮却没有帮;

  有一个父亲,女儿出生时他没在身边,唯一的慰藉是高考前送去的鸡汤;

  ……

  他是兰辉,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原副县长。一个看似如此不近人情、不顾亲情的人,在北川百姓心里,却是一个好领导、大好人。

  2013年5月23日,他在带病进山检查工作的路上,不慎摔下悬崖,因公殉职。

  他的成长始终受到羌山湔(jiān,音坚)水的滋养,他的心始终记挂着大山深处的百姓。他走后,北川的百姓自发走上街头,用泪水与思念回报他对这一方山水的深情。

 

  最后一天,他仍在路上

 

  “需要修的路还多,需要架的桥不少。美景,但无心欣赏,因为百姓出行难。”

  ——兰辉微博

  从北川新县城出发,驱车向北,经302省道,半个多小时后就到了张家湾码头。

  在北川,老百姓把大山里的十几个乡统称为“关内”。汶川地震后,唐家山堰塞湖吞没了老百姓往来关内外的唯一通道,进出关内,坐船成了最经济最便捷的路径。

  我们在码头上了船。陈邦清说:“不远了,这个弯道拐过去就到了。”他要带我们去看兰辉坠崖的地方。

  陈邦清是兰辉的司机。原计划,我们要走的是兰辉5月23日下乡检查工作的路线,擂禹路、环湖路、任禹路、都开路……但今年入夏以来,北川遭遇了50年一遇的暴雨,泥石流频发,道路多处塌方,我们不得不乘船前往。

  山路,悬挂在白云之上,冬天积雪,夏季塌方,春秋两季还好,但没有越野车也别想顺利通行。

  5月23日早上,陈邦清像往常一样,8点半接到了兰辉,加上北川县交通局、安监局的同志,一行7人向关内出发。

  这一天,兰辉的身体状况很不好,是带着药上路的。4月26日,他在绵阳市第八医院接受了肛肠手术。这个手术,他已经拖了好几年。今年4月再去医院,病灶已经化脓感染,他才住院进行了手术。

  山里的汛期来得早,进入5月,兰辉就绷紧了弦。他是分管交通、安全的副县长,责任大,压力大。这份压力,除了父亲兰甲正,他从未向外人说起,“老汉儿嘞,我管这个工作,一旦出事就人命关天,经常提心吊胆瞌睡都睡不着。”

  按照常理,肛肠手术术后怎么也要住院一个多月,但5月14日伤口还在出血,兰辉签下《离院责任书》就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“前几天省里才出了几起安全事故,我心头毛焦火辣的,在医院咋待得住!”他对妻子周志鸿说。

 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不听医嘱擅自离开医院。他是“驴脾气”,决定的事,谁也改变不了。2012年初,他在擂禹路检查工作时滑倒,手臂骨折,住院几天就溜出来工作。这样的举动,医院已经见惯不惊。

  23日上午,第一站是曲山镇治新村一处桥梁工地,安排交通、发改、财政等部门现场办公解决相关问题,然后在邓永路一段塌方处部署排险保畅工作,11点多,到海拔1800米的漩坪乡插旗岭地质灾害隐患点检查监测方案、险情预警和群众撤离方案,在漩坪乡政府,对群众汛期安全出行方案详细讨论。这期间,他已经换了两次药。

  山路不好走,一路颠簸,连好好坐着都难受。兰辉一直抓着车门上的把手,半蹲半坐。天气溽热,他身上那件洗得发白的格子衬衫被汗水淌湿了好几遍。

  到白坭乡食堂吃午饭的时候,已将近下午一点。大家知道,跟着兰辉下乡,吃饭常常没点儿,今天这顿饭吃得还算早。可谁也没想到,在白坭乡镇府食堂,一碗汤泡饭就是兰辉的最后一餐。

  饭后继续上路。暴雨在即,他让陈邦清走路况最不好的环湖路,看看道路通行的情况。

  在路上,是兰辉工作的常态。跟着他往山里跑多了,陈邦清总结出了一套经验:被困山上是常事,车里一定要备上雨靴、干粮、军大衣;山路上看到徒步的百姓,就把车停下来捎他们一程;在路上,兰辉喜欢听点音乐,他有个U盘,存了100多首老歌,《三套车》、《我的祖国》……但这一天,伤口疼得厉害,他也没了兴致。

  下午3点,车开到地势险峻的马岭岩。兰辉对陈邦清说:“我有点儿恼火,要停车换药。”

  车停下来,他拿着黑色塑料袋装的药,独自朝车后走去。安监局副局长金晓宁和陈邦清留在车上等他。

  过了一会儿不见他回来,又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回来,金晓宁着急了。他下车找兰辉,四处不见人影。他大声喊:“兰县——兰县——”山谷里只有他自己的回声。他把陈邦清叫下车一起找。陈邦清在悬崖边的草丛里发现了兰辉装药的黑色塑料袋。两个人愈发着急,慌忙抱住岩壁探出身子往下望——30多米的悬崖下,清冷如玉的湖面上,漂浮着他们熟悉的格子衬衫包裹的身体……

  我们的船停在湖中央,陈邦清指着一侧的悬崖说:“就是这里了,那块白色的岩壁下面。”

  迎着刺目的阳光,这位壮硕的羌族汉子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

  修路建桥,他眼里容不得半点沙

 

  “阳光真好,尤其从隧洞中出来。幸福的生活也需要付出,我们要做的就是,避免生命的付出。”

  ——兰辉微博

  陈邦清开始给兰辉开车,还是2010年7月的事。

  那时候,兰辉已经是分管交通、安全、档案等工作的副县长。灾后重建,正是最紧张的时期。

  地震之后的北川,90%以上的道路、桥梁被毁,20个乡镇的交通全部瘫痪,262个村道路中断。重新规划的都开路、马桃路、302省道,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。震后打通的擂禹路,是新老县城通往关内12个乡的唯一通道,最低海拔600多米,最高海拔2000多米,山里地质变化频繁,气候变化大,老百姓的出行天天都是难题。

  哪里有难题,哪里就有兰辉的身影。

  山里下雨道路塌方,他就带着队伍穿着雨衣雨靴进山指挥抢险;高山道路冰冻积雪,他就亲自上阵撒盐、推车、铺棕垫;哪个路段提出要工程变更,他就带着交通、安监、发改、财政等几个部门到现场办公……

  2011年的一天,山洪暴发,100多名修路工人被困在山里,没有食物和饮用水,他带着人坐上冲锋艇就往堰塞湖里去。他一米七的个头,体重不到60公斤,在波涛汹涌的湖中央,越发显得瘦弱。

  瓢泼大雨里,金晓宁将双手拢成扩音筒:“兰县,太危险了,您回去吧!”他用手抹一把眼镜上的雨水,冲锋艇继续往前。一个大浪过来,水流漫至腰际,更大的石块被裹挟着横冲直撞翻滚过来。“兰县,太危险了,您回去吧!”身边的人都冲他大喊。他用手抹一把眼镜上的雨水,什么也不说。直到冲锋艇也罢工了,只好撤回去,打电话协调山里的警务服务站解决问题。

 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。有人劝他:“兰县,有的事情让分管部门的同志解决就是了嘛?”兰辉说:“我是分管副县长,很多事有我在,要好协调些。”

  在“拼命三郎”身边工作,有人有怨言是难免的,但陈邦清没有,他的里程表上已经累计了24万多公里,平均每天200多公里,相当于每个月要把北川跑3遍以上。跟着兰辉,北川的大小道路,没有他没走过的。当地人管兰辉叫“车轮子县长”,他乐得成为这个车轮子“司长”。

  交通安全工作急难险重,但交给兰辉,县委书记刘少敏一万个放心。“兰辉是个特别有责任心、特别细心的人,没有人比他更能担得起这份工作。”

  在北川修路建桥的施工方都知道,想在兰辉眼皮底下蒙混过关,绝对不可能。起初,还有人以为,这个中文专业出身的领导,对工程专业不会有太多了解,犯几次“事儿”之后才知道,这个戴着深度眼镜、身板单薄的人,根本不是想象中的文弱书生,他眼里容不得半点沙。

  兰辉的车上随时放着一个十字镐,走到哪里,他的检查工作就进行到哪里。

  2010年的一天,兰辉途经正在施工的小曲路,发现路面明显有问题,就让车停下来。他把施工方代表叫来问话:“这个水泥面厚度是不是按设计标准施工的?”施工方笑脸相迎,支支吾吾,想搪塞过关。兰辉转身从后备箱取出十字镐,使劲在路面上凿出几个洞,又掏出随身带的卷尺,弯下身测量水泥面的厚度。谁能想到一个分管县长身上带的家什这么齐全?施工方惊得一个字也不敢言语。

  陈邦清说,自打为兰辉开车,车上就备着《公路建设技术标准和施工规范》和县里编的《乡村道路建设手册》。这两本书,兰辉走到哪翻到哪,已经被他翻得卷了边儿。“他清楚自己是个门外汉,心头着急,一天到黑都在补课,看哪个敢蒙他!”

  施工方找他通融也是常有的事。找他没用,就找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张禄海。“小张呀,你在兰县身边的时间多,帮我们说说好话嘛。”张禄海也知道兰辉的脾气,每次都回绝道:“兰县决定的事哪个改得了?你们还是回去把路修好吧。”

  陈邦清有时候劝他:“领导嘞,这么干下去好得罪人哟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天等纪委:查办“小”案件 服务“大”民生
下一篇:“时代楷模”朱彦夫:没手没脚的领路人